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伴着关切的呐喊,张雷的大饼脸引入眼帘,温时被他吵得耳朵嗡嗡的,揉着脑袋坐起来:“你怎么回来了?你不是说要在医院陪小丫头吗?住院费都交了。”

“我知道”张雷肉疼的点头,要不是真的担心温暖,他才舍不得花这么大一笔钱:“我回来拿几件换洗的衣服就打算回医院的,没想到发现你发烧了,就下楼买了点感冒药,你快喝一点吧!”

张雷说着把一碗热腾腾的感冒冲剂怼到温时嘴边,怕把药弄洒了还得换床单,温时就着张雷的手爽快地把药喝完。

“喝完你再睡会儿吧,反正我都回来了,一会儿去菜市场买只鸡,给你炖锅汤再走。”

“炖什么炖,给老子滚回医院去!”

温时没好气的说,因为感冒浑身惫懒得很,张雷用被子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的卷起来,一脸严肃的劝说:“时哥,给温暖做手术可是要拿掉你大半个肾,我还是熬点汤给你补补吧,大家都是男人,这玩意儿被拿掉大半个,以后万一硬不起来……”

“滚你丫的,老子就是没了半个肾也比你强!”

温时大骂,差点一脑袋撞张雷脑门上,怕真惹急了他,张雷捂着脑袋跑出门。

喝了药,温时睡得迷迷糊糊,听见张雷放轻了动作在厨房炖汤,没多久,鸡汤的香味便弥漫开来。

作为单身多年的大老爷们儿,张雷的厨艺还是很过得去的,温时这几天没怎么好好吃饭,裹在被子里发了一通汗以后,一闻着这味儿肚子便开始唱空城计。

硬憋着躺了一会儿,实在经不住诱惑,温时还是爬起来,简单冲了澡,换了身干净衣服,坐下就大刀阔斧的吃东西。

张雷拴着围裙蹲在旁边跟伺候大爷似的,一会儿给他加葱花儿,一会儿给他拿海椒面,等温时吃得打饱嗝儿,冷不丁问了一句:“时哥,你被那个人压了吗?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温时一口汤呛得吐了出去,张雷又忙着给他拿纸巾,好不容易等温时平静下来,他便一脸语重心长的劝告:“时哥,那个人长得是挺好的,可跟咱不是一路人,那天在火车站他还抱着个小年轻不放,对你估摸着也就是玩玩而已,你别傻乎乎的被他骗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他妈一天不在,你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家庭伦理剧了?

温时无语,又听见张雷特诚恳道:“真的,我妹妹就是这么被人骗的,当时她年纪小,不懂事……”

“我看起来是那种年纪小,不懂事,三两句话就能被人骗财骗色的人?”

温时冷着脸放下碗,张雷连忙摇头,想了想又干巴巴的说了一句:“我就是担心你像三年前那样……”

一句话,哽得温时没了声音。

三年前他是怎样的?被人抛弃,被迫出柜,丢了工作和梦想,还废了一只手,几乎去了半条命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而所有的狼狈都是那个叫顾寒的男人给的。

原本还没怎么饱,这会儿却没了食欲,温时抹了把嘴,拍拍张雷的肩膀:“放心,我有分寸,总不至于在同一个地方栽两次跟斗。”

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,温时收到顾寒用新号码发来的短信,短信内容非常简洁,十二个字:我是顾寒,到酒店来,自己带药!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