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一九七七年四月

春夏交接之际,夜晚的气温忽冷忽热,有时热的恨不得光着身子,有时又需要盖一条薄被。

白月倏地从梦中醒来,她坐起身,紧紧攥着被单一角,冷汗浸湿了她的后背。

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看着碎花被单,眼里划过惊讶,她这是,回来了?

她重新躺回床上,闭上双眼,脑海中浮光掠影般闪过前世的种种。

一九七六年,白月和男知青邵英华谈起了恋爱,一九七七年年初,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。

下乡到白家村的知青们纷纷罢工,不干农活,找了各种关系要高中课本和参考资料,只为埋头苦读考上大学,重新回到城里。

当时,她和邵英华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看到知青们都想回城,她误以为邵英华也是这样,想要‘抛弃’她回城。

加上‘好友’的挑唆,她气急找了邵英华大闹一顿,回家便收拾了行李,第二天就住到知青点,守着邵英华。

是了,没错。

白月睁开眼,看着桌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,苦笑了一声,她应该就是重生到了这个时候,住到知青点的前一天。

屋子里没有点灯,月光透过窗棱洒下一片清辉,她直愣愣地看着房梁,心里百味交集。

前世,她住到知青点后,每天都缠着邵英华不让他看书,在这样的情形下,虽然与梦想失之交臂,邵英华还是考上了次一等的大学。

考上大学之后,邵英华正式和白家提了亲,两人结了婚,但她依旧疑心重重。

因为在她心里,自己只是个乡下妹,而邵英华是个大学生,自卑之下,她做出了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。

她不仅跟着邵英华去了城里,还神经过敏地盯着他不许跟任何一个女同学说话。

每天跟着他上学放学,邵英华在教室里上课,她就搬了个小凳子在外面守着,还被大学里的保安赶了出去。

如此这般,她的疑心病一天比一天重,邵英华念书了她盯着女同学,邵英华工作了她盯着女同事,没有一点自己的生活。

想到这,白月真想给从前的自己一巴掌。

她伸出手,放到脸颊旁,又慢慢放下去,心里的万般苦突然涌入一丝甜。

即便是这样,那个男人依旧对自己不离不弃。

只可惜两人夫妻缘浅,在她一次次的消磨之下,夫妻感情有了隔阂,甚至到了四十岁,两人也没有生下一个孩子。

她心力交瘁,不到六十头发就白了多半,甚至查出了癌症。

病床前,那个男人风华依旧,他在国外开会到一半就急匆匆地赶回来,满心满眼都是对她的担忧。

离开人世的最后一刻,邵英华握着她的手,哭的像个少年,泪水浸湿了她的掌心。

直到这一刻,白月才明白,原来自己,一直都错了。

透过月光,白月仔细地观察着重新变得细嫩白皙的手掌,嘴角上翘,眼神慢慢坚定。

清晨的第一声鸡鸣响起,白家村开始了一天的喧闹。

半上午,白母喂了鸡,从鸡窝里摸出一枚鸡蛋,在灶房做了一碗红糖鸡蛋,推开了白月的屋门。

屋里,白月早早就醒了,或者说,她一夜没睡。

白母将红糖鸡蛋放在桌上,看着旁边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,动动嘴唇,还是没说什么。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