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“这是细辛, 因其根细而味极辛,故取此名。”

林苑见太子随手就要拔,就提醒说:“莫要硬拔,当心坏它的根部, 用小铲挖出来。”

太子遂拿过一旁的小铲, 蹲在药田里闷声不吭的挖起来。

林苑并不在意太子隐隐抗拒的态度, 拿过炮制用具过来,继续教他如何来炮制这味药草, 又与他说起如何入药及其药性。

“入药部分着重在其根部,所以炮制时候要格外注意莫要损坏。还有, 你来看它根部形状,与之前给你看的杜蘅根极为相似, 不过后者呈微黄白色, 细长四五寸, 以此区分二者。两者药效不同, 不可误用。”

她将手里拿的那株细辛递给太子, 看他温声道:“细辛安五脏、益肝胆,入药可治虚寒呕哕、小儿口疮、暗风卒倒之症。小小一株草药虽不起眼, 却可以救人无数。”

太子始终一言不发,她如何教, 他就如何做。

等做完了她教导的那些, 他就径直去净了手, 而后垂着视线立她面前, 似在无声的等她放他离开。

“给我殿里的花草浇浇水吧,浇完你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太子提了水壶依言照做。

奢华的宫殿内摆放了各类奇花异草以及草药,他穿梭其中,哪株花木需要多浇些水哪些需要少浇些, 他都做的分毫不差。

待做完这一切,他来到她面前行礼告退,得到她准许后,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林苑立在大殿中,朝殿外的方向望了许久。深秋的落日余晖斜照进来,将她孤立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
建元十二年了,一晃进宫已经三年。

三年的时间,已经足够让她逐渐看出来一些事情。

譬如,太子的性情。

即便在她面前极力掩饰、他父皇也在帮忙掩饰,可一个人的性情再如何遮掩也很难做到完全不漏痕迹。

她就曾在高楼上,亲眼见到走在宫道上的太子,是如何虐打宫人,又是如何踢踹猫狗的。

那般凶暴的气息,纵是隔得远,却也依旧让她心惊胆颤。

她不知那人这些年来是如何教导的太子,但看太子暴躁又阴郁的性情,便能大概推测出,太子接受的怕不是什么仁爱教育。

后来她与晋滁提,要太子每月多来她这里一日。

每月与太子单独相处的这一日,她会与他说些药理知识,教他辨别草药,与他讲讲昔年她医病治人的那些事。

医者仁心。她是在想,饶是她无法完全改变他的性情,也希望能让他多出些慈悲心肠,哪怕一丝一毫也好。

这般做有没有成效她不知,可要她对此完全置之不理,她做不到。

她的目光从殿外收回,转而在殿内那些如雕塑般寂静无声候着的宫人们身上一一看过。

一月两月的不出声倒还好说,可若一年两年呢?足足三年呢?如何能不令她察觉异常来。

当时她简直既惊且惧,不顾那管事嬷嬷的拼命阻拦,抓过一个宫人就要查看究竟是先天形成,还是后天导致。

结果可想而知。

当日她就让人将他请来,那是回宫后的第一次,她忘了对他的谨小慎微,满面怒容的指着他厉声质问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