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七月的夜,闷热的不带一丝风。
窗外鸣虫未眠,偶尔发出些鼓噪的声响。
长平侯府三姑娘的闺房内,一展绣屏隔开了个空间。绣屏外侧是方小榻,榻上睡着守夜的下人,另一侧则是靠着画窗放着方黑漆编藤榻,四周垂着金绣软帐,里头卧着是府上的三姑娘林苑。
伺候过三姑娘的人都知道,三姑娘素不耐热,每至夏日时,夜间就寝的时候就不愿去那靠墙边的拔步床上了,多半时候是在画窗旁的这方黑漆编藤榻上卧着。
月挂中天的时候,窗外的鸣虫渐渐都止了声。
屏风外侧也听不见翻身的声响,只余些轻微的鼾声。
林苑没有睡。她一直保持着侧卧的姿势不动,失了神似的望着画窗的方向发呆,脑中却如那无限循环播放的机器,一遍一遍回放着前日她与晋滁吵架的场景。
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吵架,却是吵的最难看的一次。
起因是什么呢?是了,起因是她从手帕交那里无意得知,他后院有两个通房。
她手帕交是当朝江太傅幼女江采薇。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少女们凑在一块时,私下里难免会遮遮掩掩的私语几句京城里的青年才俊。而那镇南王府的世子晋滁,虽他行事乖张了些又花名在外,颇有些不好的名声,可架不住镇南王府那滔天的富贵权势,再加之他容貌生的丰冶昳丽,令人见之难忘,这就令京城的闺阁小姐们对他多了几分憧憬。往日里私下窃窃私语时,难免也会捎带上他几分。
江采薇当日私下与她谈及晋滁时,其实是在感慨,感慨那放荡不羁的晋世子貌似是改了性子,这一年来竟不流连花街柳巷,就连后院那些莺莺燕燕都遣了个干净,貌似他身边如今也就剩下两个通房了。
林苑却只听得她后面一句,晋滁还有两个通房。
得知这事之后,她怒火中烧。忍了足足数日后,终于寻了个机会与他私下会了面,就此事与他当面对质。
晋滁从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主,这点她从认识他的那日就已知晓。可往日里他待她是多有几分容忍的,便是两人闹别扭,他也能控制好情绪,会率先妥协说些软和话,免得两人闹僵场面难看。这就让她难免有些错觉,她是可以改变他的。
这种错觉终止于这回的争吵……
黑暗中,林苑的脑中又在反复回荡着晋滁拂袖而去前,那又冷又戾的声音——
“阿苑,不带这般得寸进尺的。”
林苑一动不动的望着月光笼罩中的窗格子,神思恍惚。
她想,是啊,在他,或者旁人眼里,她就是这般得寸进尺。别说还未嫁他,便是来日真的嫁进了镇南王府,难不成他堂堂世子爷要收个正经通房,她还能横加干涉的死活拦着?
她以什么理由拦?她没有理由。
黑暗中她翻了个身,仰卧在沁着凉意的编藤榻上,安静的望着黑漆漆的帐顶。
这一刻,她想,她或许做错了。
一开始就不该去接受晋滁的示好,更不该还妄想去改变他。
改变一个人,谈何容易。更何况,他还是那般行事恣肆,不喜被约束干涉的人。
就亦如她,在这个陌生世道活了十六年,不也还是接受不了这个时代的婚姻观?
不能因为她改变不了自己,所以就偷换概念,去强迫别人去接受她的婚姻观。
这是不正确的。
而这般做的结果……也显而易见。
林苑闭了眼,似有若无的叹了声。
他们或许真的不合适。
她本该早下定决心的,偏舍不得他待她的那几分好,硬生生的拖到了今时今日这般难看的地步。
如今,也是时候该下定决心,终止这个错误了。
翌日清晨,林苑的贴身丫头春杏过来伺候她起床洗漱。在给她梳妆时,手巧的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