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那天温时的举动彻彻底底惹怒了他,这一周他每天都在想要怎么惩罚温时,如今把人逮到手上了他反而一点也不着急。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和手段叫温时知道自己究竟犯了多大的错!

司机极有眼力见,知道顾寒心情不好,他把油门踩到底,一路疾驰到了酒店。

下车的时候温时已经完全睡死过去,甚至还打着呼噜,见他睡得安稳,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,顾寒唇角勾起冷笑。

把人从车里抱出来,进了电梯,狭小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,廉价的酒气侵入脾肺,被压抑了一周的怒火点燃,顾寒却莫名的想,温时这三年过得不好。

当初和他在一起时,他从来都不让温时在路边吃东西的。

那时,他尽可能的给温时优渥的生活,然而温时所有的不开心都来自于他,后来他走了,温时被生活磋磨成了如今这般模样。

温时醉的厉害,即便这样都没有醒,安分极了,可顾寒的思绪却反复回忆着三年前的事,回忆得最多的,还是他和温时最温馨的时光。

电梯一直没到,顾寒终究还是没忍住。

他尝到劣质的啤酒味和路边烧烤摊残留的味道,明明是他平素最讨厌不屑的味道,沾上温时二字,便让他欲罢不能。

温时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喘不过气,无意识的抬手挥了一下,没什么力道的打了顾寒一巴掌,恰好电梯到了楼层,顾寒极幼稚的在温时脸上拧了一下。

“嘶……”

温时疼得倒吸冷气,两眼睁开,蒙着一片水雾,懵懂如不谙世事的少年。

醉意尚浓,他没认出顾寒,更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安安静静的待着,老实极了。

“还没到,再睡会儿。”

顾寒低声哄着,眼底含了笑,温时果然晕晕乎乎的又睡了过去。( $喋>恋>>小‘說’团队‘欢’迎、"你")

顾寒抱着温时出了电梯,刷门卡进屋,关上门,关门声再度惊醒温时,温时眨了眨眼,表情愕然,无辜极了。

顾寒被看得心痒,正要说话,脸却被温时一把抓住,狠狠地揉了一番,温时边揉还边嘀咕:“是假的吧?现在的人偶做得这么真了吗?”

顾寒把温时放到沙发上,拍开他的手:“谁是假的?”

温时没了声音,屋里没有开灯,黑暗中他看不清温时脸上的表情,却能感受到他认真专注的目光,像一团火焰,时隔三年,熊熊的燃烧着,和他一样。

极度想念,又极度克制。

“师哥!”

顾寒情不自禁喊了一声,尽管竭力克制也掩不住里面的激动,温时没有应声,身体往前一栽,靠在顾寒身上。

“你还回来做什么?那个时候做了那样过分的事,一声不吭的走,走了那么久,你现在又回来做什么?”

温时喃喃的问,语气有些委屈,又很是气恼。

三年时间乍一想是白驹过隙,可对温时来说实在太久了,久到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,久到他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清了。

“你说我回来做什么?”顾寒抬起温时的脑袋问,刚要说点什么,温时再度开口:“顾寒,其实我根本没醉。”

都已经醉成这样,还说自己没醉!

顾寒腹诽,却没点破,顺着他的话问:“然后呢?”

“我一次收费很高的。”

“收费?”顾寒复述,满腔激荡的情绪冷却成冰渣,透心凉:“在你眼里,我们之间是这样的关系?”

“不是!”温时否认,一头撞在顾寒腰上,闷闷的说:“我们之间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!”

温时说完那句话以后,房间陷入死一样的沉寂,急促的呼吸渐渐平息,顾寒撑着身体在黑暗中无声的盯着温时。

温时有轻微的夜盲症,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,躺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,打了个哈欠,刚要起身,顾寒终于开口问了一句:“这三年,你有没有想过我?”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